Write to extend.

写作是局限人生的延展。科学技术更新迭代,人类在创造“延续”的路上经历了数次媒介革命,文字呢?

需要问自己,为什么写?是为了写出故事而得意,就跟人表达倾诉欲似的寻找存在感;还是传递思想、思考、对人、历史和世界的理解。

也许两者兼而有之吧。但真正的写作者应该摒弃写作本身,像个思想家那样诚恳并谦卑地记录时代,在文字中沉浸地享受创造。

桑格塔说她是给那些比她聪明的人写作。钦佩,也觉着不必将其看作是智力的叙述游戏,赢或者输,当随时间流淌的那些浅薄思绪跃然而上(以前是纸,现在和未来不好说)的时候,变得微不足道。无论是温润笔端还是指尖,它们在拼凑组合下成为千载不渝的文字载体,都进而温润人心。

一切都不及这所带来的深层次愉悦的高级的精神体验。

4.12.2021